中文阅读网 > 打工日常 > 第叁十六章:城主

第叁十六章:城主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喂!你对陈林做了什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哦他叫陈林啊”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狂徒似乎对被王凯揪着领子提溜起来这件事丝毫不在意,依然笑眯眯得任凭被他提在空中。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别给我装蒜!那股黑烟是你放出来的吧!”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刚才发生的事情王凯可是看的很清楚,那股到处弥漫地黑的玩意绝对是这家伙搞出来的东西。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嗯虽然不是我做的,但我心里大概也有个底,不过你们先回答我一个问题,那个小子身上是不是有檀殷”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总是眯着的眼睛漏出了一条缝,不甚友好的视线从里面出,盯得王凯后背汗直竖。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你们最好照实的回答,否则我的判断肯定也不会是十分正确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狂徒的威利诱下,几个人承认了陈林有檀殷这件事。狂徒似乎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那我们最好快点,没有什么比一团自带容器的檀殷更适合做城基的,连基池都不需要重铸”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狂徒的话并没有让马晓东感到高兴,相反,那种异常的形容方式和狂徒完全与常理违背的行为都让他们感到更加的担心。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你为什么帮我们?”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狂徒斜着眼睛看着这几个半大的小子,最终还是笑着说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不是帮你们,而是我们的目标一致,你大概在想我为什么不打你们同伴身体里的那个檀殷的注意吧,你们好像搞错了什么,我要的是檀殷,而不是一个城基。拥有容器的檀殷确实很适合做城基,适合到直接埋下去就可以的程度,可是拥有容器的檀殷也并不会被我所控制,在檀殷把它的容器转化成自己的一部分之前,它都会保护它的宿主,换句话说你们同伴身体里的檀殷对我而言是没有意义的,我要的是那个已经快要瓦解器皿重新变成无主的檀殷。”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容器?是主人吧?”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狂徒虽然是用容器来形容陈林,可是从他的说辞来看,那更像是形容檀殷的主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高扬的话又引得狂徒一阵狂笑,这一次连眼泪都笑了出来,等到他笑够了才扶着腰憋着气说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小鬼们,檀殷是不可能有主人的,它只是需要个容器,一个方便它自己成长的容器,当这个容器不再能满足它的时候它就会把他变成自己的一部分,懂我的意思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狂徒说的话,马晓东他们当然都懂,这也是他们一直所猜测的事情。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马晓东的骨戒,高扬的钲匕,还有王凯的体质,这些他们早就察觉到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鬼所赠送的礼物,从来都不是没有价格的,无知的他们收下了这些却不知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鬼果然是鬼!”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嘟嘟囔囔什么呢,在不快点你们的同伴就要被埋在下面做城基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狂徒催促着几个快点行动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陈林觉得自己的头好晕,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回了中断的记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最后的记忆是王凯他们几个堵在他前面面对混的人群,他正想偷偷地用檀殷做点什么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空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在之后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陈林抬起头来眯着眼睛观察着这片昏暗的空间。这里好像是什么洞隧道的样子,光线暗的离谱却又不会影响到视力。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你醒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后面传过来的声音吸引陈林转过头去。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玛利亚?不对,是茱莉亚吧”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站在一旁的小女孩,虽然有着一头红的头发和绿的眼睛,可陈林还是从她说话的口气中听出了这个是茱莉亚。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你的感觉真的很敏锐,是因为檀殷的关系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茱莉亚的话让陈林一惊,强压下狂跳的心脏说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什什么是檀殷?”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面对这个笨拙的谎言,茱莉亚只是慢慢的蹲了下来,那双大大的眼睛好像一双绿的玻璃球一样盯着陈林看: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之前你躲开那些废物们的方法我很感兴趣”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傲慢的语气却没有带着丝毫的感情说出了陈林最担心的事情。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什什么是檀殷?”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装傻,这是陈林现在唯一能想出来的方法。只要他不使用檀殷还从未有人发现过他有那种东西。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出乎陈林的意料,茱莉亚并没有直接拆穿陈林明显的谎话,反问提起了一件和此刻的状态完全不相符的事。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你知道我订制的是个什么娃娃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茱莉亚的态度和之前遇见时那种傲慢但是还带着稚气的感觉完全不同,四周充斥着像是从死亡世界里飘散出来的窒息感,让陈林闭紧了嘴巴,生怕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对就引爆了这颗“炸弹”。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茱莉亚也完全不在意陈林有没有回答她的意思,依然自顾自的往下说着。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从娃娃的作用,一直到制作娃娃的材质,到制作方法,最后将话题引回了时间上。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原本在集市结束前就已经很紧张的时间,现在更是缩短到了这么点,没有办法的话我也就只好临时找个充数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茱莉亚还刻意的凑近了一些看着陈林,用肢体语言告诉他充数的是在指什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就算填进去也没什么用吧”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陈林清楚的记得,他们可是被戏称为顶多做个“人材”的普通人而已。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是啊,那时候我没想到你居然被檀殷附身,作为檀殷的容器就另当别论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茱莉亚打了个响指,从一旁走出来一个壮硕的尸体,单手就将陈林拎了起来跟随者茱莉亚向着隧道的深处走去。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等一下!等一下,玛利亚呢,能让我见见她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玛利亚和茱莉亚不同,或许可以说动她。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别白费力气了,看见我这个样子还不明白么?玛利亚不会再出来了这具身体已经是我的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茱莉亚有些狰狞的表情让陈林明白了什么。一直以来他们都将茱莉亚和玛利亚视作一个双重人格的现象,作为一个身体拥有的两个意识,就应该像是双胞胎姐妹一样,拥有着很好的关系才对。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可是,安娜曾经告诉过他们,双重人格并不是一具身体了拥有两个灵魂,而是一个灵魂中拥有两个有意识的灵核。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那么玛利亚和茱莉亚这种连外表都可以发生变化的双重人格应该算什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你好像想歪了什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一直走在前面的茱莉亚似乎察觉到了陈林脑中猜测,不咸不淡的说着: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玛利亚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她不过是我这个圣乔亚的城主为了防止万一而制作出来的备用品而已,现在她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茱莉亚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那双绿的像是一对荧光石一样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陈林好一会儿才说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我已经找到了以个更好的城基材料”

  /产辞辞办/11/11551/38251607.丑迟尘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飞飞飞.锄飞测诲飞.肠辞尘。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尘.锄飞测诲飞.肠辞尘
友情链接:赛车计划_彩票网址平台_一分PC蛋蛋  彩票开奖_彩票开奖查询_彩票开奖结果  彩票查询_彩票查询_彩票查询网址  彩票网址_发彩网_新浪彩票网  新浪彩票网_500万彩票网_二分彩票  天齐网3d首页_天齐网3d网址_天齐网3d官方  快3网_快3网网址_快3网走势图  五分赛车_五分赛车注册_五分赛车官网  彩票网站_彩票网址_彩票网站官网  彩票网址_澳客竞彩网_360彩票  富博彩票_富博彩票官网_富博彩票在线  vR赛车官网_幸运飞艇官网_福彩3d开奖结果  手机彩票网_新浪彩票网大全app  必兆棋牌_必兆棋牌网站_必兆棋牌最新版下载  鑫苑棋牌_网络棋牌游戏排行榜_永强棋牌  三分赛车_三分赛车官方_三分赛车注册  BOB彩票_BOB彩票网址_BOB彩票网站  赛车计划_足球彩票_足球彩票网  一分排列3_三分快三_幸运七星彩网站  福利彩票双色球预测_中国体育彩票首页欢迎您  博雅棋牌_博雅棋牌官方_博雅棋牌下载  福利彩票双色球预测_中国体育彩票网址  赛车计划_手机彩票网_足球彩票  新浪彩票网_澳客彩票网官网_幸运分分彩  火狐棋牌_火狐棋牌网站_火狐棋牌最新版下载  三分赛车_三分赛车网址_三分赛车首页  网络棋牌游戏排行榜_名博棋牌最新版下载  福利彩票开彩票双色球结果_福利彩票官网  鑫苑棋牌_网络棋牌游戏排行榜_69棋牌  永强棋牌_永强棋牌网站_永强棋牌最新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