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诸世大罗 > 第二十五章 弥罗元始境

第二十五章 弥罗元始境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叁百年前的身体,叁百年后的思维,组成了现在的玉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此刻的玉玄,他还未继承陷仙剑,甚至于连陷仙剑还还在上清道脉手中。并且,玉玄的境界也还未到道台。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但是,主宰这具身体的,是叁百年之后,已经道台九层的玉玄,所以他的实力格外强大,他的剑,异常凌厉。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面对这样的玉玄所发出的质问,楚牧微微歪头,吐出两个字:“你猜。”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话音甫落,身影掠空,百米距离在瞬息都不到的时间里消失,无数灰烬绕着剑锋狂舞,直刺而来。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锵——”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铿锵声中,楚牧这一刺被玉玄以剑格住,双剑交击,猩红剑光与淡淡剑光碰撞,令得玉玄眉头一扬。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一次,对方并未使出陷仙剑气,而是以青萍剑法对敌。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门剑法玉玄是相当熟悉,不只因为玉鼎宗妙法殿中有收录这门剑法,也是因为他昔年曾去东海闯荡,领教过上清道脉各大高手的武功。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其中天剑阁阁主萧忘情,便是一生专修青萍剑法,以此剑法悟道,截天一线,进而创出各种武功以及截天剑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眼下与楚牧交锋,玉玄再度有了昔日与萧忘情切磋之时的感觉,然而与萧忘情不同的是,楚牧的剑,非是截天一线,而是万物归虚,将万象引导至虚无之境。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剑锋偏转,身影游走于半空,瞬息间便是剑式千回百转,无穷剑光如孔雀开屏一般铺展开了,形成一片剑气领域,演化无数剑式。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招招式式皆是青萍剑法,但无数剑光组合起来,却是几乎无穷无尽的变化,那繁复的剑气如潮汹涌,如海无垠,如天如地,难以名状。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绝仙剑?”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玉玄从其中品味出了熟悉的影子,他周身弥漫出猩红的剑气,如同刺猬一般以凌厉对凌厉,剑气激撞,发出不绝的交击声,同时一颗剑心不动不移,驱使长剑横斩,心神破除万般外相,直指核心,直直斩中无穷剑光之中唯一的实质。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万千剑光尽数归于一剑,天地都似因为这无量光影的消失而一暗,道道涟漪自双剑交锋之处扩散而出,如潮似水,推起一层层灰烬所组成的浪潮。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以二人为中心,方圆叁百米范围之内,花草树木空气灵气土壤地气,悉数化为片片飞灰,被涟漪推动着互相撞击,化为无数灰尘。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御宇。”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玉玄沉声冷喝,周遭空间顿时以楚牧为中心坍陷,无形的束缚紧紧套上楚牧的身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玉玄是在蜕凡八变向着蜕凡九变突破时,才借着蜕变的契机完全扭转真身,化九曜剑体为御宇真身,但在八变之时,玉玄实际上已经有了转化真身的思路,并付诸于行动。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此时操纵这身躯的,可是已经修成了法身的玉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就像是陷入了无形漩涡,难以挣脱,哪怕是鼓动全身真气,也无法抵抗这一瞬间的束缚。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趁着着时机,一道血色长虹直斩楚牧脖颈,那极端的杀机凝固成血色水晶,覆盖在剑身上,肆无忌惮的猩红吞没了一切光线。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九曜御天,玉玄斩神。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曾经重创至人强者的极招,在此时还属于蜕凡八变的玉玄手中使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楚牧的脖颈上汗毛倒竖,心神在这一刻无比集中,瞳孔几乎收缩成了竖瞳,恍如一柄利剑。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意识在这一刻突然和无限遥远的彼端达成了共鸣,楚牧一举挣脱束缚,长剑如同被一条无形的丝线牵扯一般,以绝对难以扭转的角度由下至上,刺中血红长虹。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呲!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尖锐的剑尖刺中晶化的杀机,令得这长虹突然一顿,紧接着一道清风拂过,这血色长虹竟是如同被火点燃一般,飞散出片片灰烬。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就在这一瞬,楚牧识海中出现一道玄光,模模糊糊的镜形浮现在识海之中。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紧接着,一声琴音突响,震动心神,楚牧心中突然浮现某种明悟感,身影瞬间淡化,消失在空中。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就如同从一层薄薄的水面穿过一般,楚牧感受着那一瞬间的触感,睁开了双眼。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眼前所见,乃是一片无垠的水面,视线的尽头有一个巨大的漩涡在空中搅动,浮现出顺时针的痕迹。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楚牧此刻就坐在水面之上,在他前方不远处,一个男装丽人背对着他,身前有一根根接天连地的琴弦。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那一声震动心神的琴音,正是由这些琴弦奏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在进入弥罗元始境的众人当中,有此形象的,唯有一人,那便是叶梦色。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在一众沉沦于弥罗元始境的人当中,你的心境说不定是最强的,亦或者你对于真相的追逐想法是最弱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叶梦色背对着楚牧,缓缓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真相?”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楚牧环顾四周,发现并未有其他人的身影,但他现在却是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本体之中,识海中的昆仑镜正在闪着淡淡光华,镜面上浮现闭目沉睡的明月心身影。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许是因为和玉玄的交手,接触到了对方那御宇之招,使得楚牧和昆仑镜的联系瞬间加强,紧接着听到这一声琴音,他心灵突得产生一种想要上升的感觉,随后便出现在了此地。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真相,元无极为何要如此做的真相。”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叶梦色道:“元无极突然开启弥罗殿,将所有人都摄入弥罗元始境之中,他这种疯狂的行为背后,定然是有其原因的。若只是为了道首之位,那么即便他最终通过了弥罗元始境的考验,也是众叛亲离,哪怕是和广成仙门站在一起的其余门派,也不会认同这样一位疯狂的道首。”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所以在进入弥罗殿之时,众人的心中皆是在思索着这背后的意义。这种念头被弥罗元始境捕捉,进而出现相应的场景。”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叶前辈的意思是······弥罗元始境能根据众人的心思而幻化出相应的世界?”楚牧不由问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说是幻化,不如说是推衍,”叶梦色缓缓摇头,“用佛门的话来说,众人所思为因,弥罗元始境所化世界为果。”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因为你等想要知晓这背后的真相,所以弥罗元始境根据此因,推衍出相应的果。传闻元始之道的尽头是诸果之因,这弥罗元始境可能便是因此,具备推衍因果的能力。”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其实每个人会因为所思所想的不同,而使得所见所闻皆是不同。但在那一瞬间,绝大多数人都在思考元无极的用意,所以出现了一致的果,并且推动着众人向着那个真相聚集。而别的念头,便在那之后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如果有所谓的天地大势的话,那么楚牧之前所存在的那个世界的大势,便是显现出元无极为何行此疯狂之举的原因。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在探求这背后的真相。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原来如此。’楚牧心生恍然之感。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不过,若这般说来的话,那岂不是说元无极之所以做出这举动,其原因要追溯到叁百年前?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但是,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呢?”楚牧问道,“弥罗元始境的功能,不是为了选择道首吗?根据人之心念进而推衍的意义又是何在?”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意义?大概是要考验心性吧,”叶梦色道,“只要考验者有一丝需求的念头,那弥罗元始境就会演化出满足他念头的场景,哪怕你心如冰清,或者是四大皆空,弥罗元始境也会演化出对应的冰冷空虚环境,和你心念契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所谓的心如冰清,四大皆空,也不过是你的一种念头所想要的状态,清空心中杂念本身就是一种需求。想要靠抚平心境的方式挣脱,反倒会让自己落入更难的境地。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只是这样一来,弥罗元始境所设定的,道首的标准,又是什么呢?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难不成选来选去,就选出一个心中无念无想的道首?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那样的人,是道首还是佛门中追求寂灭之道的佛陀啊。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虽然未曾回身,但叶梦色似是看出了楚牧的疑惑。只见她淡淡道:“我曾为了突破,困于自身所塑造的心中道境数十年,所以才能够勉强保持独立,不至于被卷入其中,而你,则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加上有我琴音唤醒,才能暂时挣脱,更多的人,还在水面之下。”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楚牧不由低头,视线穿过水面,赫然看到在那水下有无数气泡沉浮,众人的身影悉数处于气泡之中,在其中沉睡。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只不过,楚牧没在其中找到慕玄陵和元无极的身影。其他人,包括同为至人的太真仙尊,也都处于气泡之中。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想要真正通过考验,单纯的挣脱并无用处,以我所思······”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楚牧的身影突得开始下沉,水面凹陷,一个气泡开始向上浮起。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在此处停留的时间似乎到了极限,很快就要再度沉到水面之下。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需要怎样才能通过考验?”楚牧急忙问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以自身的心境,抗衡弥罗元始境的演化。”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并非四大皆空,并非心如冰清,并非抹消自身一切念头,而是要以自身心境抗衡弥罗元始境,以己心主宰这片虚无又真实的境界。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楚牧的身影彻底沉入水下,再度进入气泡之中。

  /产辞辞办/68/68627/38591646.丑迟尘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飞飞飞.锄飞测诲飞.肠辞尘。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尘.锄飞测诲飞.肠辞尘
友情链接:幸运分分彩_一分PC蛋蛋_三分PC蛋蛋网站  十分赛车_十分赛车网址_十分赛车官网  3d开奖结果_3d试机号_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选择  赛车计划_彩票网址平台_一分PC蛋蛋  一分彩票_三分彩票_十分彩票_官网  一分排列3_三分快三_幸运七星彩网站  一分彩票_三分彩票_十分彩票_首页  快乐十分_快乐十分官方_快乐十分投注  彩票网站_中华彩票网_彩票网站  三分赛车_三分赛车官方_三分赛车注册  快乐十分_快乐十分网址_快乐十分官网  一分彩票_三分彩票_十分彩票_官方  幸运PK拾__幸运PK拾网址_幸运PK拾APP下载  快3网_快3网官网_快3网下载官网  3d开奖结果_3d试机号_3d基本走势图  重庆彩票网_彩票网址_足球彩票  火狐棋牌_火狐棋牌网站_火狐棋牌最新版下载  海南七星彩_海南七星彩网站_七星彩官网  3d开奖结果_3d试机号_3d跨度走势图  网上怎么买彩票_彩票365彩票购买_网络彩票结果走势图  69棋牌_69棋牌网站_69棋牌最新版下载  彩票购买_新浪足球彩票_大发彩票官网  大乐透彩票_体育彩票开奖结果_五分赛车首页  福利彩票双色球预测_中国体育彩票网站  一分彩票_三分彩票_十分彩票_平台  新浪彩票网_500万彩票网_新浪彩票网址  福利彩票开彩票双色球结果_福利彩票官网  金元宝棋牌_金元宝棋牌官方_金元宝棋牌最新版下载  手机彩票网_足球彩票_手机彩票网官网  五分赛车_五分赛车网址_五分赛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