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血腥果冻

第三百七十一章 血腥果冻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有意思的是,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在距离那柄巨剑还有十分钟路程的时候,石板再一次给出预言画面。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次的画面上,彼得竟然叛变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对于这个世界而言,这是一个致命的漏洞。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彼得与江城签订的契约极为复杂,比梁殷高了好几个层次。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一旦江城死亡,彼得必定会死亡,而梁殷只会丧失实力慢慢衰亡,或许会有生的转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江城把石板扔出来,淡笑道:“看看。”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画面之中,彼得神色狰狞,嘴角的獠牙长了数倍,背后双翼化作六翼,生出冰冷的骨刺,整只鬼暴涨到叁米高,手臂大腿肌肉分明,利爪骇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彼得一怔,伸手触摸石板。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看望整个画面后,他惊讶地说道:“我现在虽然记忆不全,想不起太多生前的事,但画面上那个我,很明显是我晋升禁忌生物之后的终极形态,六翼地狱血蝙蝠。”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六翼地狱血蝙蝠?好拉风的称号!”李奇迹夸赞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不值一提,小小称谓而已。”彼得不好意思地回复。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称谓可不小。”百里踏月摇了摇头,“这是被记载在猎人学院古书上的强大禁忌之一,拥有血色蝙蝠领域,是许多猎人的梦魇。”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说起来,你这家伙跟着我,最近吃了不少好东西,没有感觉到禁忌边缘吗?”江城问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大哥,晋升这种事,跟怀孕一样,得看运气的啊。”彼得开口解释。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当初元大爷说过,如果彼得能吸收足够多的禁忌宝物,或许能以鬼魂的身份,第二次成为禁忌。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如今在瓦力城,元大爷正在拼命培养江生那个年轻鬼。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其实算是这个老头再跟江城暗中较劲吧。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想先一步把江生培养成禁忌,以此取笑江城,并且会得意洋洋地询问彼得有没有后悔。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次画面中,虽然彼得叛变了,但整个团队的气氛尤为轻松。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所有人都知道,这家伙不可能叛变。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除非是之前推测的那样,他被叁只游魂控制。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样一来,前两次给出的预言,可信度也并不高。”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还是得防着点,万一真有人被控制了,以我们之间的距离,很难防备暗中的刀子。”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奇迹,注意你的腰子。”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噢……”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李奇迹摸了摸后腰,保持警惕。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接下里的路途中,石板先后给出了好几次预言。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预言的间隔越来越短。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有个画面上,百里踏月一枪命中李奇迹的腰子。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还有个画面上,灰松鼠从嘴里掏出匕首,暗戳戳捅在了李奇迹的腰子上。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也就是李奇迹神经大条,承受能力比较强,换做是个正常的人类,现在估计已经开始怀疑周围的队友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全世界都想谋害他的腰子!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有两个预言画面,并非是以他的腰子开局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其中一个画面上,江城暴起,回到瞬间斩下拉斐尔与梁殷的头颅,然后一枪蹦碎了大果冻,最后再一刀捅在李奇迹的后腰上。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另一个画面中,果冻化身嗜血的魔鬼,通体变成血红色,体内甚至生出了血管与血肉组织,顷刻间吞噬周围所有的生物,不断膨胀……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果冻兄竟然可以变得这么强吗?”彼得伸手挖出一小团蓝黄相间的果冻,送到嘴里慢慢咀嚼。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卟噜卟噜……”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果冻自己也不知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种预言场景,显然并非空穴来风,是有一定依据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比如彼得,他确实可以变身为六翼地狱血蝙蝠,所以才会有预言的暴走画面。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那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大果冻真的可以变身成预言画面上那种吞噬一切的混乱血腥怪物?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旅社无此记载,猎人学院也没有相关记载。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大果冻的成长,全靠水果零食。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不吃肉。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对血肉这种东西没有太大兴趣。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的体内也从未生出过血管与类似血肉组织的东西,只有半透明的凝胶状果冻。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李奇迹说:“预言也只是一种可能,还是虚假的,或许果冻兄确实有这种隐藏的进化选择,但他如今选择了这一条路,已经在这条变色的道路上走了很远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个世界充满巧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当初果冻才觉醒没多久,从那个黑雾工厂里出来后,由于消耗导致肚子饿,必须补充食物。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于是江城就把果冻带去了崔悲的零食店,让他可以接触大量甜食。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但,万一果冻觉醒后,没有找到旅社……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甚至万一……他是在荒郊野岭觉醒的,周围只有血肉生物可以吞噬,他会怎么选择?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进化之中,有无限可能。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每个生物的一生都是一条线,果冻很幸运,他的线搭上了旅社众多生物得线。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如今他的战斗力很弱,但治愈能力却极强,适合成为一名心理医生。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走吧,讨论这些无意义。”江城招了招手,“做好战斗准备,那叁只幽灵发现无法阻拦我们,应该会动用最后的手段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几分钟后,那柄巨剑已然就在眼前。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剑刃斜插与大地,剑柄在浓厚的云层之中,巍峨壮观,宛若神迹。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身为叁座城市的圣地,这里的土壤更贫瘠,死亡气息更为浓郁,连枯死的植物都看不到一棵。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彼得一路往上,沿着厚重冰冷的剑身,飞到剑柄的云层之中。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的身影越来越小,在阴暗的天空下,宛若一只逆行而上的飞蚂蚁。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没多久,他飞回来说道:“大哥,没看到那叁只幽灵,他们或许躲在了某个地方。”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嗯,辛苦了。”江城点头。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大哥,你觉得要怎么做?”彼得问道:“炸了这柄巨剑,然后找到石板?”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个方法不错,应该可行。”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真要炸?”彼得一愣,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还以为,身为石板主人,江城应该能想到更合理的办法。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并非要炸。”梁殷淡淡出声,“他只是想利用这种手段,把那叁个幽灵逼出来。”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哦……好吧。”彼得悻然,感觉智商被梁殷压了一头。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正这时,地面忽然开始震动。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巨剑摇晃,仿佛有一位无形的神灵,在苍穹上握紧了剑刃,正在将其往外拔。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地表的砂石颤动,裂隙越来越大。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众人连连后退,避开那宛若蜘蛛网的大地裂痕。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片刻之后,只听得“铿”的一声,巨剑倒飞而起,剑刃出现。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雷光闪过,将巨剑恐怖的阴影投射在大地上。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那阴影带着狂风与万斤之力,直接向众人碾压而来。

  /产辞辞办/68/68746/38531045.丑迟尘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飞飞飞.锄飞测诲飞.肠辞尘。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尘.锄飞测诲飞.肠辞尘
友情链接:双赢彩票_双赢彩票平台_双赢彩票首页  3d开奖结果_3d试机号_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大全  双赢彩票_双赢彩票平台_3d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_快乐十分网址_快乐十分官网  彩票3d走势图_中国体彩网_彩票3d走势图排行榜  一分彩票_三分彩票_十分彩票_官网  幸运分分彩_一分PC蛋蛋_三分PC蛋蛋官网  赛车计划_快3网_一分排列3_三分快三  一分排列3_三分快三_幸运七星彩首页  快3网_快3网平台_快3网手机APP下载  大家乐棋牌_大家乐棋牌网站_鑫苑棋牌网站  一分彩票_三分彩票_双赢彩票在线  一分彩票_三分彩票_十分彩票_官方  网上怎么买彩票_彩票365网上APP下载_手机彩票平台  博雅棋牌_博雅棋牌官方_博雅棋牌下载  69棋牌_69棋牌网址_69棋牌游戏下载推荐  足球彩票_幸运分分彩_一分PC蛋蛋  258cc棋牌_258cc棋牌网址_258cc棋牌官方推荐  彩票网址_澳客竞彩网_360彩票  3d开奖结果_3d试机号_3d跨度走势图  网上怎么买彩票_彩票365彩票购买_网络彩票结果走势图  3d开奖结果_3d试机号_3d基本走势图  极速赛车_极速赛车官网_极速赛车游戏  双赢彩票_双赢彩票官网_双赢彩票下载  BOB彩票_BOB彩票平台_BOB彩票官网  元宝棋牌_元宝棋牌官网_元宝棋牌最新版下载  彩票查询_彩票查询_彩票查询网址  新浪彩票网_500万彩票网_新浪彩票  网络棋牌游戏排行榜_元宝棋牌最新版下载  幸运分分彩_一分PC蛋蛋_三分PC蛋蛋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