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末世之我带着游戏面板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回程(五千字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八章 回程(五千字求订阅!!)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喂?”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苏钰的母亲拿着电话,那边传出一道声音。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苏,是我!”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她说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婆,怎么是你,我现在在上班呢,出什么事情了吗?”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苏河在那边回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的单位就是分管商业一类的公司注册等事情,平时还算比较清闲。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苏,我问你个事情,你知道星空科技这个公司吗?”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苏钰的母亲问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丈夫那边应该是最清楚了,因为公司注册要经过他们那个,所以对于那个公司的资料应该很清楚,如果他丈夫说没问题,那么她女儿如果可以面试上,那么这次她也就不阻挡女儿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什么?星空科技?”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那边的苏河惊呼道,别人不清楚,他还不清楚这个星空科技的来头吗?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可是上面一号首长亲自嘱咐要好好办理的事情,并且他们官方也在其中具有百分之二十股份。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其实他对于这个公司的来历也不清楚,而且上面的保密可是非常严格的,他们也不是很清楚这个星空科技的具体情况,只知道是上面极度重视,并且是现在最重要的一个项目。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不过他也听到他一个同事所说,那个同事的家中长辈有一个是上面的那七位之中的一个,那位同事只是透露了一点,说是接下来,炎国的转折点都在这个星空科技上面。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个星空科技的出现,极有可能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和现在的情况。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我这边不能给你说什么,不过女儿既然去了那个星空科技,那就支持他,这是上面全力支持的公司,女儿如果进入其中,将来的好处可是很多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不过唯一不好的就是需要去往外地,要去中西部那边的城市,而且具体项目上面也没有透露出来,不过我看这也是好事,你也不用管女儿了,好了不说了,我这边很忙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苏河说道,然后挂断了电话。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至于苏钰的母亲听到他的话,前半段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而过女儿有个安稳的工作,并且上面还支持的公司,那前途也是很好的,但是听到后面的需要去往其他地方,她这心里就放心不下来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她放下电话,慢慢的走回沙发,心里在思考着,不断的犹豫着。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此时另一边,招聘会即将开始。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里的大屏上,显示着一个星空科技的名字还有濒辞驳辞,是吴奇让莫斯连夜赶出来的,濒辞驳辞的样子是一片星河,就如同银河一般。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现场的人还是很多的,看过去,呜呜泱泱一大片,只不过今天只有星空科技一家公司招聘,并且只招聘二百人,那么就意味着这里的数千人要经过重重竞争才能够进入星空科技。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且一些提前获取了一些信息的人,对于此次招聘更是紧张,毕竟星空科技这种难得一遇的公司,现在初创相比较还是比较容易进入的,要是错过最开始这个机会。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等到以后星空科技打出名声,那时候就不止现在这么简单了,而且进入的越早,就越是能够占据比较重要的位置,所能够享受的福利就更多。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此时,吴奇坐在面试室的中间位置,这里面暖气开得让他感觉有些昏昏欲睡。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吴奇先生,马上到时间了,您看是不是准备开始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就在这时,旁边走来一个人,对着吴奇小声的问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开始吧!”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吴奇说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今天的任务还是蛮重的,要面试上千人,虽然莫斯早就内定了一部分人,但是还需要在那部分人之中挑选二百人,至于淘汰的,那么只能等以后扩充人数时候再看看他们有没有意愿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不过也就是先将所有人的简历收上来,看一遍,最终留下一部分在莫斯之前早就搜索好的那部分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然后再让那部分人再进来面试,至于连简历都没有过的,只能说声可惜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一些人注定只能是无功而返了,因为他们连莫斯的那一关都没有过去,至于说要是伪造简历,莫斯一搜就是,毕竟上京的个人资料库之中,一些事情可能比那些人所记得自己的事情还要更加清楚。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几个小时后,吴奇翻着那些简历,他这样也只是做做样子。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什么人能收,什么人不能收,其实莫斯早已经给了判定,因为一些人的品性不过关,就算是学历和能力再高,他也不会收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还有一些人隐瞒了以前的一些事情,但是在莫斯的查询下,这些都无所遁形,除非是那种事情在整个网络和官方数据库之中没有任何记录,只存在于当事人心中,那么才有可能隐藏住。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需要招收的人,最起码品性要过关,以后它们那里会有很多跨时代的科技,技术资料如果被泄露,那可不是小事情。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不过吴奇之所以招收这么多人放心的原因,就是因为新建立的城市,将会具有全方位的监控,除了个人居住场所之外,任何公共地方和重要地方都会在莫斯的监控下。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并且他还会做出专属芯片,进入公司之中,任何一个人都得携带,也是一种防止泄露信息的手段,在公司的场合是将会自动检测人员的行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除此之外,还有最后一层防御措施,那就是无数不在的纳米监测机器人,届时将会布满整个城市之中,如果发现任何异常,都会迅速报警。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些都是莫斯出的主意,在多种保护下,如果还有人能突破,并且将信息泄露出去,或者是背叛星空科技,那么他们就是真的输得不怨,因为对方肯定是掌握了超过他们的科技手段。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吴奇看了手上的简历,然后将其划掉,递给了旁边人,其他几人都是给他的助手,其实也就是官方安排的一些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可能是其中哪位的后辈,在他这里混个面熟,而且之后他公司成立后,毕竟官方具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会派一些人前来鹤城驻扎,只不过也算是吃空饷的,不干事不插手,就是名义上的一个位置。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这几位可能就是未来会被派到鹤城的人,现在算是前来打个面熟。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至于上面的想法,吴奇也清楚,虽说不插手,不干扰他的公司运营,但是毕竟具有股份,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一些人就会生出不该有的想法。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不过这些都不是他该管的,如果真的有这种事情,直接将事情捅到上面那七位面前,到时候该怎么处理还是他们来决定。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且新城市建立后,操控权会始终握在他手上,毕竟莫斯的听命于他的,这是永远不可能改变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只需要做好他的,如果真的出问题了,大不了断绝合作,不过那个时候,他想必已经羽翼丰满,并且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发展下去。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积累上几年,然后建造星舰,带领一部分人直接离开这个星球,去寻找新的生命星球,然后落脚生根,继续发展,再慢慢向着其他地方发展。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吴奇先生,这位是上京理工大学的炎语系研究生,在其中已经算是学历最高的了,真的要划掉啊?”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就在这时,他旁边那男子问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吴奇看去,这个男的看起来比他年龄应该大不了几岁,莫斯的消息查询出来,对方应该是上面其中一个姓李的领导的后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男子名叫李明宇,吴奇看了看他,然后说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用不到他这种专业,所以学历再高也没用!”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听到这句话,李明宇不再说话,只是在心里想到,前几个还有炎语系的照样收了,怎么到这个就划了,不过他并没有多言,来之前家里长辈已经吩咐过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只是看到以前的一位朋友被划掉名字,想要给他争取一下而已,不过既然不行那就算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毕竟虽然他出身不一般,但是从小的教育让他知道,他们的行为举止也应该更注意。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就算是一事无成,对比同龄人自己不优秀只能靠着家室,那也要低调,太过张狂的,最终都没什么好下场,这样才可以有什么好处的时候,混上一点,并且什么都不缺的过一辈子。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且如今时代已经不一样了,这种时代之中最能出现那种从一穷二白崛起的人,这种人就连上面都是重视无比的,而吴奇就是这种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们这种本身在家族之中一事无成也不优秀的人,就要抓住这种机会,才有可能跟着这种时代之子喝上一口汤!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可不会脑子一抽,想着为朋友争取跟吴奇说几句话,从而让自己失去了那个机会。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吴奇也知道对方的目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因为在对方说这句话的时候,莫斯就已经查到了两人的关系,属于那种关系还可以的朋友,所以看到他将对方划掉,然后想要挽回一下。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不过对方既然识相,也没有坚持,那么他也不会追究。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面试的过程很顺利,只是一天过去,就连他都感觉有些累,看了形形色色的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不过还是的是,幸好莫斯提前把关,最终招收了二百人,这二百人将会暂时在上京呆着。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等待他回去后,那边建立好了后,将会将这些人接过来,他们才会各司其职。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且他回去后,是直接使用元能点升级,这个过程就连一天都用不到,至于上京这边的人怎么看待就不是他所能想的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毕竟他身上已经发生了太多颠覆认知的事情了,而且在之前的会谈商讨中,他们双方都默契的没有提这件事情。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官方应该是知晓他身上的某种特殊性的,只不过没有点明,因为他们需要的是科技,还有各种物品,就算知道了,将事情点明也没有什么好处,还不如默契的不说,还能够对吴奇留下一份好感。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当天晚上,有许多人受到了消息,成功被录取上的心里无比高兴,没有被录用的却是失落无比。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因为一些人得到了一些消息,星空科技的待遇还有背后官方的影子和未来的项目,都意味着只要进去了,那么以后一辈子不犯错,就有着落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在如今的时代可是一份金饭碗,但是错失了机会,那极有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过一些人却是没有放弃,准备再以后星空科技的第二次招聘在试试。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上京之中的许多商业巨头,也在打听着星空科技的消息,但是无一例外,都没有得到太多具体的信息,只知道星空科技具有官方背景,并且在之后极有可能对他们所在的含孤儿造成威胁。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一时间,许多集团和公司,暗流涌动。都在托人向着上面打听,以求能够得到一些消息。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我不同意你去哪里!现在多危险啊,外面哪里有上京安全?要是在外面出个什么意外怎么办?”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苏钰一家坐在沙发上,苏钰和她母亲争论着。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那边也有人保护的,而且今天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们去那边,那边将会建立第一个炎国的地上安全城市,而且那边远离异兽所在的地方,根本没有异兽!”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苏钰对着她母亲反驳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那也不行,谁知道是不是骗人的!我不同意!”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苏钰的母亲说什么就是不同意。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爸,你快说说妈啊!妈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星空科技可是官方参股的公司,还有项目,那边的情况甚至比我们这边还安全!”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苏钰看到自己妈妈没办法说清楚,只好转过头缠着自己的爸爸。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苏河看到如此,也没办法,他老婆什么都好,就是对他女儿看得太严格,这个害怕那个害怕,就是担心出事情。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就依女儿的想法吧,这么大了,你整天束缚住她也没有用,她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也该自己出去闯荡,就算是遇到什么苦什么难也应该自己去承受经历,这样才会长大。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不然等我们两个老了以后,她还是小孩,那时候怎么办?谁来照顾她?你这么聪明一个人,怎么在这种问题上就犯了糊涂呢?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且我也打听了,那边没什么问题的,上面领导已经说了,星空科技的重要程度不亚于我们任何一个部门,所以你就放心吧,这次我做主,让女儿去吧!”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苏河说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说完,苏钰的母亲陷入沉思,不再说话,以前在家中,她一向比较强势,苏河一直是让着他的,轻易不会跟他争什么,但是这次,他的话还有女儿的决定,让她有些反思起来自己以前的所做。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行吧,我不阻拦你了,你要是想去,就去吧,不过先说好,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而且要是有时间有机会多给爸妈回消息,或者有机会回来,多看看我和你爸!”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她说道,只不过说完,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似乎是卸下了某种负担。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我知道了,谢谢你妈,就知道你最好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苏钰听到她妈妈同意的话,连忙过去搂住她的脖子然后说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怎么现在又好了?我就不好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苏河这时候问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都好,爸和妈都一样!”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苏钰连忙说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听到这句话,叁人都笑了起来。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有人欢喜,自然有人忧愁,跟苏钰同样面临一样的问题还有很多人,只不过一些人始终没有说服自己家人,毕竟是需要去往一千多公里外的地方。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第二天,上京避难所门口。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吴奇和贺明等人,准备离开,一些人也过来送行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中午时候,他去了贺明家吃饭,贺明也跟家人告别。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贺明一家对他很是热情,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还记得贺明的父亲,要拉着他认他做干儿子,只不过被其他几人制止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因为吴奇的年龄算是对方的孙子辈了,也就跟贺明的女儿一般大。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贺明只有一个女儿,在上京的研究所工作,而且似乎还是上京的战机研究项目的重要成员。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让他差点生出将对方挖过来的想法,毕竟莫斯将对方的信息调了出来。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对方名为贺颖,是上京大学材料系的博士生,在末世以来,解决了多种材料上的问题,贡献最大的就是苍鹰战机的发动机材料问题。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且妥妥的一个双商一百五以上的人,属于珍贵的人才,可惜对方现在在上京研究所内工作,他想要挖走对方也没那么容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不说官方会不会放人,就是他去挖对方,对方也不一定会来,而且官方对于对方肯定什么都不缺,除非是他能拿出让对方感兴趣的东西,不过这些问题,只能等以后再说。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走了,放心,最迟半个月,到时候交通线就能够贯通,到时候想去哪里去哪里,你们二老也别担心,还有云英,小颖,你们也放心,到时候有机会,来看我就行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此时贺明正在跟他家人告别。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至于其他人在这里没家人,也就官方的工作人员送了一下他们,还有上面那几位派来的代表。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吴奇看着贺明跟对方的一家人告别的画面,心里也有些想家了,只是他的家还不知道隔了多少时空呢。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没有多看,他想上了反重力车上面,等了几分钟,众人上来,车子向着天空上飞去。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而他也离开了这座他呆了几天的上京地下城,回去之后,他的征程才将开始,星空科技的光芒正在蓄势,一旦爆发,将会惊艳整个世界!

  /产辞辞办/68/68922/37643737.丑迟尘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飞飞飞.锄飞测诲飞.肠辞尘。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尘.锄飞测诲飞.肠辞尘
友情链接:双赢彩票_双赢彩票平台_3d开奖结果  中国体彩网_中国足球彩票app_重庆彩票网  足球彩票_足球彩票网站_足球彩票APP下载  彩票网站_彩票网址_彩票网站官网  赛车计划_快3网_一分排列3_三分快三  3d开奖结果_3d试机号_3d走势图  彩票查询_彩票查询网站_彩票查询唯一官网  3d开奖结果_3d试机号_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大全  双赢彩票_双赢彩票网址_双赢彩票在线  鑫苑棋牌_网络棋牌游戏排行榜_博雅棋牌  双赢彩票_双赢彩票网站_双赢彩票官方  分分彩票_一分彩票_三分彩票_官方  手机彩票网_新浪彩票网大全app  快3网_快3网网址_快3网走势图  一分赛车平台_一分赛车网址_一分赛车官网  足球彩票_足球彩票网_足球彩票唯一官网  大乐透彩票研究院_体育彩票app_彩票网上购买  富博彩票_富博彩票网址_富博彩票首页  三分赛车_三分赛车网址_三分赛车首页  快3网_快3网官网_快3网下载官网  赛车计划2_极速赛车官网_彩票开奖查询  2021棋牌-2021棋牌手机版-2021棋牌最新官网  彩票网址_彩票网址官网_彩票网址链接  vR赛车官网_幸运飞艇官网_福彩3d开奖结果  3d开奖结果_3d试机号_3d走势图带连线图专业  快乐十分_快乐十分官方_快乐十分投注  飞五棋牌_飞五棋牌网址_飞五棋牌最新版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_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  大乐透彩票_体育彩票开奖结果_五分赛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