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许叁多的多余四弟 > 第三十四章 两个纸旗

第三十四章 两个纸旗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许多余头铁的很。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许多余在去做早操后,李梦,薛林和老魏难得早起,起床动作间小心翼翼,生怕惊醒还在睡的老马。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李梦,薛林和老魏就跟做贼般,一步一挪,静默且捂着嘴走出屋里。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几个人等走到了屋外,才齐齐松了一大口气。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叁个人走到平时他们不愿意靠近的石子路,用脚狠狠踩了踩,发现许多余一个人修的路,还真挺硬实。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几个人你拍一下我,我拍一下你,然后叁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开始做同一件事情:连踢带刨,还把一些堆着的石头踢洒得遍地都是。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们在破坏许多余修的路,也在发泄各自心中的怨气与怒气。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由于用力过猛,也没踩到实处,薛林一跤摔倒,一连串的响声大到足以传到宿舍屋里,让老马听到的地步。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叁个做贼心虚的家伙连滚带爬,一窝蜂逃回宿舍。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还没等他们喘口气,就见班长老马坐在屋内,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狼狈的李梦,薛林、老魏叁个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马的冷目光,把他们叁个盯得直浑身犯冷,领头和出主意的李梦,额头甚至都有点冒汗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马哼了一声,不搭理他们几个混小子,他把自己的内务整理好,径直走出宿舍。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没事。”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怎么,哥几个想退缩,想做叛徒!”李梦等老马走后,看见薛林和老魏神色间有些摇摆不定,立刻尖锐的说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薛林和老魏刚被老马使了脸色,现在又被李梦戳破心事,脸色本来就不好看,这下更加难看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许多余训练早操做完,回到驻训场后,他发现自己修的路有些不一样了,就好像被人破坏,又被人大略修补了似的。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他立刻明白,这是李梦,薛林和老魏叁个人,估计发泄心中的怨气和怒气,破坏了坦克路。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能帮忙修好,还能是谁?!除了班长老马,在这个两百华里还能有谁!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马!”许多余摇头,叹息了一下。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多好的一个班长,废在了草原五班。”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许多余希望自己的所在所为,能够唤醒老马,就算不能重新当好兵,到了外边,也重新做好一个有着兵人精神的满天星!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五班众人折腾了一回。许多余心说,今天肯定都会起得很早。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许多余进入屋里,果然如他所料,宿舍屋里都没人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也或许是被许多余逼得没办法,五班所有人自己开始整理自己的内务,开始慢慢自觉保持了一些干净卫生。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一点一点改变吧,总比死气沉沉一潭死水好。”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看得见的改变,就是希望。”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破坏自己修的路路是一个?还有什么手段?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心念一想,许多余转头一看自己的位置,就看见自己位置那套修路的工具也不见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许多余准备出门去找李梦他们,李梦,薛林、老魏叁个人却不经他念叨,自己就来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李梦一个人双手捧端着一面“优秀内务”的小纸旗,墨迹淋漓,显然是刚刚造就。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魏则捧着一面写着“优秀歌唱家”小纸旗,同样是墨迹淋漓,也是和“优秀内务”同样刚刚造就。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薛林走在最后面,负责造声势,做音乐伴奏。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盆和铲子就是伴奏的乐器。他一只手拿着盆,一只手拿铲子敲击。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最绝的的是薛林,一个人还可以当两个人用,在铲子敲击铁盆时候,还能鼓半个掌。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敲击的叮里啷当,外加鼓掌声音的啪啪啪!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李梦,薛林和老魏叁个人,叮啷啪拉地从许多余身边经过。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许叁多是一个,我比他还多了一个?”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许多余开始还有点一愣,但再一想到许叁多遭受到的损招待遇,许多余立即反应过来,心里乐呵呵的,就这点手段,心道:“还真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面前锯木头。”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跟老子比无耻?比下限?”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李梦和老魏他们两个把那两面小纸旗,摆在许许多余的面前,而薛林则负责拼命的敲盆与鼓掌。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领头和心思最活的李梦,他模拟大会发言时,大喇叭里发出的声音,大声说道: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向荣获五班有史以来第一届优秀内务奖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与第一届优秀歌唱家的许多余同志致敬,希望他见好就收,不要再……”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马因为路的事情,怕李梦再出什么幺蛾子,早就警觉起来,他让这边的动静吵了过来。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等老马进入宿舍屋里面,看见眼前的这副情况,老马立刻火了,冲他们喊道:“你们干什么?都在干什么?全给我收起来!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豁!行啊,薛林!把和面的盆也拿出来了,你咋不拿自个的脸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早上寻思给你们留点面子了,怎么,还不知道收敛啊?”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魏性子憨厚又直,见班长说早上的破坏,他被说的脸都红了。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李梦则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但前几回都被老马当叁人小团体头领给集火,这回聪明了,不吭一声,冷眼看着薛林被班长训斥。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被老马集火的薛林有些委屈,说道:“班长,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马骂道:“给我闭嘴!”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马是五班班长,也是一个很少发火的老好人。他们都知道叫老好人,叫班长发火,到时候肯定没好果子吃。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于是都不敢再说牢骚话,连反驳都不敢再反驳。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马转过头正要对许多余道歉,道歉自己这个班长没做好,也替李梦他们叁个道歉今天的所作所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但许多余没让班长说话,他走上前,露出极为真诚的笑容,呵呵笑道:“这是认可!这是好事!!”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这是我来部队,来702团,来到咱们红叁连五班的第一次奖状,我接受,十分乐意和愿意接受同志们的奖励。”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许多余乐呵呵的,在老马不明所以,以及李梦他们叁个不可思议,不解的目光下,把“优秀内务”,“优秀歌唱家”两个纸旗收下。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搞得李梦、薛林和老魏叁个,有一种错觉,两个纸旗不是自己糊的,倒向真是连里给许多余发的一样。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老马也被许多余的操作给看呆了,他有点想不透许多余,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傻?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认可好,愿意好……”老马磕磕绊绊地说道。

  /产辞辞办/70/70736/38481616.丑迟尘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飞飞飞.锄飞测诲飞.肠辞尘。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尘.锄飞测诲飞.肠辞尘
友情链接:一分彩票_三分彩票_十分彩票_首页  彩票网站_中华彩票网_彩票网站  幸运快3-首页_好运快3首页  赛车计划_快3网_一分排列3_三分快三  一分排列3_三分快三_幸运七星彩网站  赛车计划2_极速赛车官网_极速赛车游戏  彩票3d走势图_中国足球彩票_彩票3d走势图网址  鑫苑棋牌_网络棋牌游戏排行榜_69棋牌  幸运分分彩_一分PC蛋蛋_三分PC蛋蛋官网  福利彩票开彩票双色球结果_福利彩票官网  彩票网址_发彩网官网_手机彩票网  三分赛车_三分赛车网址_三分赛车首页  手机彩票网_手机彩票网网址  彩票购买_新浪足球彩票_大发彩票官网  极速赛车_极速赛车官网_极速赛车游戏  海南七星彩_海南七星彩平台_海口彩票网  2021棋牌-2021棋牌手机版-2021棋牌最新版下载  彩票3d走势图_中国体彩网_彩票3d走势图排行榜  双赢彩票_双赢彩票网_双赢彩票登入注册  福利彩票开彩票双色球结果_福利彩票  名博棋牌_名博棋牌官方_名博棋牌最新版下载  腾讯三分彩平台_腾讯分分彩平台_腾讯5分彩平台  69棋牌_69棋牌官网_69棋牌游戏下载推荐  赛车计划_彩票网址平台_彩票网址大全  彩票网站_彩票网址_彩票网站官网  网络棋牌游戏排行榜_名博棋牌最新版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_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  3d开奖结果_3d试机号_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海南七星彩_海南七星彩网址_七星彩网站  赛车计划_快3网_快3网网址